RSS
热门关键字:  麻河镇  十万吨情缘  鍗佷竾鍚ㄦ儏缂  娓告垙  濞撳憡鍨

公方彬:十八大报告突出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自信



来源: 作者: 时间:2013-01-17 点击:

来源:宣讲家

大家好。今天我们一起来就十八大报告的精神做一个学习理解。讲十八大报告,我们都熟悉每次党的代表大会,它这个报告都是纲领性文件。它影响了今后五到十年的发展问题,这非常重要。并且我们还可以说,报告的每一段,甚至某一句重要表述,内涵都十分丰富,都可以做大文章。

如此丰富、如此重要的报告,我们怎么样才能把握它的精神实质,切入点很重要,你怎么能够提纲挈领。我们还要思考,以什么样的思维和价值判断、价值观来理解。我们说报告真正告诉我们的文字,那是有限的。但是报告内涵的精神是无限的。所以我们还有一个思维方法问题。我们就从这个视角来看,就是切入点。

学习十八大报告,把握它的精神,切入点在哪里?我想先比较一下两个大国,就是美国和中国。美国大选刚刚结束,中国共产党的十八大召开。世界媒体都经常评论,两个大国,中国共产党的换届比美国大选重要。它将强烈的影响着世界。中国大选和美国大选,哪个效果更好?四年以后再看。诸如此类的评价。就两个大国的比较,怎么比较?这个问题不研究。

但是我们至少可以说,提出这两个问题来,我们就有比较的空间,从比较之中找到我们的思路。这也是一种方法。我们都知道美国总统竞选的时候,没有谈政治——既不谈旗帜,也不谈道路,还不谈理论,更不谈制度。

中国共产党的每次代表大会,几乎都要谈到旗帜、道路、理论、制度。为什么有这个差异?那是因为西方或者说美国的大选,它轮替的不是根本制度问题,而是两个政党的执政理念,它叫民生问题,它不谈社会制度的问题。这点,我们有时候说共产党伟大,因为共产党承担的比它多的多。西方政党的轮替,总统竞选基本上谈民生,不谈政治问题。我们离开了谈政治问题,就不足以达到我们如何保证党的有效领导问题。

为什么有这个差异?西方的社会跟我们不一样,比如说西方有一个说法,叫“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就是精神的东西由宗教解决,世俗事物由政府来解决。我讲到这里以后,实际上他们不讲政治,是他理解的政治和我们的政治不一样。奥巴马说过一句话,“美国没有问题,是美国的政治出了问题”,我们在这里就不可思议了,政治出了问题,怎么国家不出问题?我们的政党、政治、国家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正是因为这个差异,实际上就给我们提供了学习理解十八大精神的最佳切入点在哪里,也就是政治观。在西方不存在这个问题,在中国一定存在着我们怎么能把握十八大报告的精神实质。最佳的切入点就是从政治入手,从政治观入手。

一、十八大报告为何开篇就要阐明精神归宿

这么来讲,以政治来看整个的十八大报告精神的魂在哪里,神在哪里,主线在哪里,一下就提起来。讲这个问题,首先讲政治自信。大家都注意到了,报告实际上一开始就盯上了一个问题,我们的精神归宿的问题。在党的十七大报告讲到社会主义特色理论体系的时候,有人在这个问题上出现了疑惑,因为报告讲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是从邓小平开始,而事实上,也是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提出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问题,此前没有。有人说,那就意味着我们现在走的和我们的理论和精神归宿是从邓小平开始的。尽管当时报告也讲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奠基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但是大家更关注,既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的旗帜,就讲起点在哪里?从邓小平开始,在当时不能说没有人疑惑。

这次清晰的勾画了我们的这个旗帜它是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开始的,毛泽东思想实际上已经给我们做了深入探索。它重要在哪里?我们的思想渊源搞清了。这个搞清就是我们的精神归宿往哪里追寻,落到哪里。这是大家一致关注的问题。为什么说这个问题很重要呢?我刚才讲到,我们跟西方的精神世界不一样,精神系统不一样,西方的精神系统、精神大厦是由宗教构成的,是由宗教支撑的,西方社会没有宗教是没法生活的。我是军人,我就讲军队,美国的军人靠什么在支撑?他有国家的问题、职业意识的问题,但是很重要的还是宗教信仰。到战场上,在战斗开始之前,牧师带着官兵在祈祷。恐惧到极点的时候,在胸前画十字架,包括后来的俄军也是苏军的衣钵继承者。苏共离开军队以后,俄军迅速恢复宗教信仰,现在俄军百分之百有宗教信仰,主要是东正教。

中国缺少宗教传统,即使本土宗教,在精神提升上也不够,公益性过重。更为重要的是,马克思主义讲的是宗教是麻醉人的鸦片,当然现在我们对这个问题认识有变化,但是总体来讲,宗教不是社会的主导力量、精神力量,所以我们讲政治信仰。以政治信仰来支撑我们的精神大厦。

这种情况下,精神归宿找不到,那么精神大厦就出了问题。所以厘清它的脉络很重要。这次十八大报告,不仅厘清脉络,坚定的讲我们这个道路、我们这个制度、我们的旗帜,掷地有声,政治的自信跃然纸上。你只有有政治自信,你的追随者才真正坚信、坚定。如果自己的精神体系、思想体系不清楚,没有底气,那么追随者就不可能坚定。这影响了一个政党的走向问题。所以政治信仰对于我们党来说极其重要,没有政治信仰,这个党就没有战斗力和凝聚力。讲政治自信,我个人觉得是相当重要的。

我们讲把握十八大报告精神,一个是切入点,这是我们的思维方法问题。一定要记着,我们每一个思想点、每个思想的产生,它不是固化的。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活在哪里?它是发展的,创造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来理论创新的问题。实际上理论创新的问题,胡锦涛同志强调比较多。在新世纪、新阶段第一次科技大会上,给胡锦涛同志提供的讲稿,据我所知原来讲制度创新、科技创新,胡锦涛同志在前面专门加了理论创新。

所以我们说十八大给我们的东西是给我们指明了方向、关注的重点,但是它不是固化为就是文字表述,它关键让你沿着这个道路继续去思考、继续去创造。

再看政治自信解决精神信仰的问题,那就引发我们思考。我们还要思考什么?中央报告完全明确的强调了我们这个政治信仰,也让人感觉到了坚定性。这不是解决一切问题?它更重要的指向性是如何让我们把握精神实质,但是不是仅此就够了,它需要我们全党共同思考在这个精神家园上做什么。

坦率讲,我们现在精神系统遇到的难题不少,挑战也很大。提出来不是完全解决,是让我们思考怎么把这个问题解决好。有一个小事例来引发我们这个问题继续判断是可以的,2010年底我到加拿大访问,导游是一个移民加拿大的共产党员,他当时开玩笑,他说我现在潜伏在加拿大,潜伏的很深,什么时间你们打过来的时候,我们号召其他的潜伏者,我们里应外合把加拿大给灭了。他才调侃,但是他提出了深刻的命题,那就是我们的信仰,共产主义信仰怎么实现的问题,途径在哪里。

我们看宗教信仰,在美国信仰天主教,到中国来还信仰天主教。你出去如果没有土壤,没有环境,你就失去了永恒性。我为什么说我们的信仰遇到了很大的挑战?关键是世界政治生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上个世纪90年代以前,那是冷战。冷战是制度的博弈,你打出制度来,打出旗帜来,马上把本集团的力量凝聚起来。冷战结束,两个集团对峙结束以后,以制度来号召遇到了压力。西方有一些理论思潮对我们影响很大,文明的冲突、意识形态的终结,假如说意识形态终结以后,我们以制度来建立的那个精神系统,我们的精神信仰就注定遇到挑战。

我们革命党进入执政党,革命党是打破为主,而执政党是建设为主。精神力量激发的途径也在变化。我们现在讲革命时期,可以说那个时候信仰的力量是相当强大的,当年的革命家,革命先驱是背叛自己的阶级,为劳苦大众谋利益的。像33岁就牺牲的彭湃,他闹革命的时候,他面对上万农民,把家里一箱子房契、地契烧掉,说这些都是你们的了。那时候闹革命不仅仅是财务问题,有时候还是生命。那个时候说为信仰而战,没有人怀疑,今天你没有牺牲的机会,过去有牺牲,有牺牲就有神圣,有神圣就有信仰。革命进入执政以后,就没有牺牲的机会,精神的张扬显然没有那么鲜明了。革命时期为人民的利益而战,获得了利益全部交给人民,谁都相信,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走。但是进入执政以后,我们党没有独立人民之外的利益,但是党的成员有利益,有了利益,关系就比以前要复杂的多。

根据时代的发展,党的许多理论也在变化,我们现在讲不输出革命,这些重大变化,就引发我们一个重要思考。什么重要思考?我们现在在打造终极的归宿,途径在哪里?共产主义怎么实现?过去共产主义实现是一个阶级消灭另外一个阶级,社会主义消灭资本主义,最终走向共产主义。而现在不输出革命,没有暴力,那么我们的共产主义怎么实现?所以我想类似的问题,为什么要提出来?我试图想说,十八大报告为什么精神首先作为重要的方面,开篇就讲我们的思想脉络在哪里,精神途径在哪里,强调了政治自信,就是稳定阵脚,让我们每一个追随着确实相信我们走的道路是唯一正确的道路,是适应中国的道路。我们就想强调我们有我们的精神归宿,我们有我们的精神家园。我们还是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这是我们的理想信念,是我们的信仰信念。

但是同时为什么把握十八大报告的精神,一定要看它的脉动在哪里,指向性在哪里。我们试图强化这些,但是同时我们也告诉全党的成员,世界在变化,时代在变化,新情况、新问题表现出来,这需要我们深刻地思考,要不断地研究新情况、新问题,保证把我们的精神大厦建设好、稳定好。

我们政治观作为切入点,首先我们关注十八大报告第一点就是政治自信的问题。然后由政治自信关注我们的精神归宿的问题。

二、十八大报告对政治体制改革的表述不是口号

第二个问题,我想谈一下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政治体制改革,上个世纪80年代小平就提出来了。但是我们也得承认,改革开放这些年来,我们由于精神基础的不扎实,重心放在经济上,这是对的。重心在哪里,我们先搞经济发展,先易后难。但是同时我们也认识到了,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经济走了很远以后,经济体制改革走了很远以后,如果政治体制改革跟不上,那么就会出现错位。错位的结果必将影响着我们的经济进一步良性发展、我们的社会和谐、我们的党的执政能力提高的问题。

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提出来提高执政能力的问题,那需要优化。怎么优化?很重要的就是政治体制。当然政治体制问题,近期讲的更多一些,从中央领导到全社会,关注度很高。这次十八大报告,很重要的是把政治体制改革放到很重要的位置上。第二个大问题就谈政治体制改革问题。

还值得我们关注的是,不仅提出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旗号打出来了,重要的是明确了我们的原则和路径。不走过去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这个就是我们的途径,就是我们的原则。僵化不行,往回走也不行,历史告诉我们了。但是照套西方的改旗易帜也不行。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在我们既定的道路上前进的改革。我觉得这点很重要,跟前面讲的政治自信是完全一致的。

但是这里体制改革问题还是有话说的。除了原则和途径之外,具体改革的重点,其中有六、七项,每一个内容都是做什么、怎么做、往哪里走。很实。这次体制改革它不是一个符号,不是口号,它是具体的把原则、方法、路径都告诉你。这叫真正起步,已经在起步。当然这里我想说的,我们提出政治体制改革来,我们很关注的就是政治体制改革把握它的精神脉动,不是已经告诉你字面上这些内容就这些东西。

大家回忆一下改革开放30年,经济体制改革,总设计师小平同志发起的,我们想想改革走到今天,取得了成绩和整个的现实社会,与小平当时设想的是不是完全等同?我认为不是。可以说走的道路是小平设计的,大方向、整个规划的东西是一致的,但是由于全国人民的智慧调动起来,所以我们走了更宽阔的、更丰富的、更大的成就,包括经济成就,当时的建设目标,小康社会的建设,翻两番的问题,也是提前实现了。现在中国经济力量达到世界第二,这恐怕是至少当时没有想到那么快就会达到的。

当一个国家的全党、全国人民智慧、精神激发起来以后,情况不一样了。我们这里把握脉动把握哪里?政治体制改革,我们试图或者说我们准备达到的目的是什么?我想是报告当中强调两大目的,一个是提高党的政治能力,优化我们的执政,提高执政效能。再一个,还是满足群众的需要。时代在发展,群众的要求在发展。当物质达到一定满足以后,一定进入精神。这个精神就包括政治体制改革内容设计的问题。我和有些学界的朋友聊起来,曾经谈到,政治体制改革,群众的诉求,有的是权益或者是权利,你给他,他不一定用,比如说表达权、表决权,你给他投票的权利,他不一定行使这个权利,但是你不给他,他不满意,给了他,他不一定用。我拥有这个权利,可能就是诉求。

我们现在要达到什么目的?政治体制改革就是解决两点:一个是让群众感觉到我是主人,在政治设计里面让他感觉到是主人,同时真正提高党执政过程中的执政能力,优化你的执政能力。有了这些以后,我们就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做了。其实我这里思考的和大家一致,当政治体制改革号角吹响以后,我相信在将来注定就像经济体制改革一样,道路、方向明确以后,那一定是更大的智慧产生出来,我们在这个问题上也会更多的创造。中国特色,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体制改革,也是靠不断地突破,不断地创造,不断地丰富起来。

三、文化强国是十八大报告的亮点

第三个问题,我想谈一下文化强国的问题。应该说重视文化建设,我们党在近年来是更为重视,十七届六中全会就明确的提出来繁荣社会主义文化问题。重视文化建设,也确实对我们来讲是个现实命题,也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一个国家的发展,当发展到相当程度以后,那就考虑我们提升的问题,就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我们就考虑提升的问题、往哪里走的问题。

近年来,我们中央一再强调国家软实力、文化软实力。其实这点也点到了大国崛起的一个规律,现在全世界都讲中国大国崛起,那么我们要思考大国崛起于哪里?什么叫大国崛起?大国崛起是文明的崛起。强调文化是十八大报告一个亮点,也是重点,也到了必须强调这一点的时候。十八大报告讲关于问题建设的问题,有哪些关键点让我们关注?第一,目标和标准问题。第二,文化建设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建设文化,建设文化往哪里走,为的是什么?要解决什么?第三,怎么解决文化繁荣的问题、文化强国的问题?

1、文化强国的目标和标准

我们可以简单做一些解读,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什么?其实文化强国既是目标,也是标准。说目标,我们未来的文化奔到哪里?奔到文化强国。那么我们文化强国建设,建设到什么程度?强国的程度。所以几个字就把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清晰的体现出来了。

2、文化强国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的文化建设为的是什么?达到的是什么?我觉得仍然是两点:第一,最重要的就是满足人们的文化生活需要、文化需要。文化就是解决文化家园。谁的文化家园?人民的文化家园。这点盯着人民的需求,人民大众的需求来建设精神文化,这一定是正确的。第二,它满足我们这个国家发展过程中往哪里走、怎么走的问题,就是文化支撑。大国崛起的文化支撑问题,要提升我们的文化品质。没有文化品质,这国家崛起不了。

我最近讲课也谈到,我说我们有一个大国崛起启蒙教育的问题。一定让我们民众真正理解大国崛起于哪里。因为历史上有大国崛起的文明,过去有过血腥,但是本质上最后支撑的还是文化和文明的创造。现在讲大国崛起,都关注中国,但是也有人表示质疑。据说英国铁娘子撒切尔夫人讲过一个观点,说现在谈中国崛起未时尚早,因为中国出口的是电视机,而不是文化。中国尚未创造征服西方世界的文明成果和生活方式。我个人认为,国家有三个层次,三流国家出口产品,二流国家出口标准和规则,一流国家出口文化和价值观。西方有个政要讲不能出口文化和价值观的国家不叫大国。GDP很重要,但是仅仅强调GDP,肯定不能说一个国家就真正实现了崛起。我们现在经济实力在增强,这为我们文化提升创造了基础,但是文化品质更重要一些。就是说没有文化品质,你走向哪里、怎么走,可能就迷失了。

前几天我做一个节目开玩笑讲,如果我们的文化品质、文化追求、价值追求不改变,功利意识过重的话,结果会怎么样?结果可能不仅把自己给逼疯了,下一步就把全世界给逼疯了。为什么开这样的玩笑?现在我们很多人追求的都是物欲,功利主义、感官刺激,这样的结果是无限的。没有人否认中国经济发展,口袋里的钱比以前多多了,但是我们的自杀率在一段时间之内是世界平均数的2.3倍。最近世界连续的调查结果,中国的幸福指数是往后排的,中国人的压力全世界最大。这说明我们不是经济问题,经济在飞速发展,而是是我们的精神追求、文化追求。中国人的焦虑感很强,我去过欧洲发达国家,也去过贫穷国家,我真是少见像我们这么焦虑的。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们追求什么?往哪里走?人为什么活着?怎么活的有意义?包括道德问题怎么改善,这个都涉及到我们精神往哪里走的问题,不解决精神追求,不解决文化品位的提高、提升,很难说我们就走了正确的道路。

所以我这里想说的是,我们现在文化建设,十八大报告其实指明了方向。强国不是文化量的问题,还有质的问题。所以强国既是目标,也是标准。这已经告诉我们中国将来路往哪里走,我们的文化品质是什么品质,我们要立身于人类文明的制高点,起引领作用,这个就是目标。所以我们说文化是为谁和做到什么程度、干什么用?

3、怎样实现文化强国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解决文化创造力的问题,不创造文化不行。十七届六中全会讲到繁荣社会主义文化社会的时候,已经突出强调文化创造力的问题。我们今天实际上十八大报告提出来,它不仅让我们去努力确立我们的方向,其实我们更要号召我们去真正解决文化创造力的问题。

不管基于历史的原因,还是现实的原因,如果从研究问题的角度来讲,要坦诚,我们的文化创造力是不够的。这一点可能历史文化的原因更重一些。许多年前,北京电视台播过一个报告,关于中华民族创新思维与创新能力文化特征分析,我比较了两河文明,欧洲文明和中华文明,比较的结果很沉重。也就是说历史上来讲,我们是有四大发明,但是我们发明的原创力上来讲,我们还不敢过于自豪。中国思想方面的辉煌就是春秋时期,到了汉武帝统一中国以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加上来满清皇朝,明清时期就是八股文,封建统治不允许你创造,没有思想创造,文化也走不远。

文化创造的问题,就现实来讲,近现代来讲,我们也不敢自豪。上世纪100年,世界重大发明18项,9项美国人完成,4项英国人,3项前苏联,1项是德国的,只有基因排序吸收我们参加,我们仅占了1%的工作量。美国几个学会评出来影响人类21世纪重大发明20项,没有一项是我们发明的。什么原因?是中国人不聪明吗?肯定不是。世界两个大学联合对60个代表人种进行了非文字推理能力测试,结果证明中国人很聪明。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平均智商105,美国、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平均智商100,南亚、北非世界大多数国家平均智商85。像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平均智商75。我反对民粹主义,怀疑科学的测试性,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中国人很聪明,但是很聪明,没有原创性结果,这个很值得我们思考。

解决文化创造力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评价的问题,怎么包容的问题。要打造实现我们文化强国的目标,要繁荣社会主义文化,要解决创造力的问题,包容度还要提高。我们现在确实有一些人,惯性思维、僵化观念,当一个新思想出来以后,他不是看这个思想对建设的重要,而是首先看过去讲过没有,哪个经典学家有没有讲?是不是离经叛道?如果以这种思维去思考,中国此前不会出来,此后也没有发展。此前的没有出来,中国革命两次飞跃,一个是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他就跳出的前苏联的做法。苏联革命怎么成功的?城市开花,十月革命一声炮响解决了。第一次攻长沙失败了,最后毛泽东突破了,所以走了农村包围城市。你要学习苏联的经验,那么中国革命可能还要摸索很长时间。邓小平第二次改变,就是马克思主义飞跃,怎么飞跃的?跳出“两个凡是”。

未来怎么突破?未来仍然需要改革的勇气,需要大批有担当精神、敢于牺牲的思想者产生出来,尤其是下一步进入深水区,假如说过去我们是潜水区,经济体制改革是潜水区的话,那么下一步就进入政治体制改革深水区。这个深水区,看似是政治体制的,但是它直接决定你的文化建设。

文化要有创造力,你必须对思想创造者包容。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的文化创造是不可能的。文化强国的目标,既提出了目标,也提出来标准,还提出来为谁去繁荣我们的文化,更重要的是,我觉得落到怎么通过创造来解决繁荣文化的问题,实现你的最终目标。

四、怎么看十八大报告对核心价值观的表述

第四个问题,我想谈一下核心价值观的问题。这是报告亮点之一,谈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核心价值观,应该说也是近些年来,或者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提出核心价值体系以后,是全国尤其理论界热议和研究的问题。核心价值观影响到一个国家民族的价值取向。比如说现在我们走向世界,我们跟世界的关系怎么调整,怎么博弈。我认为世界就三大博弈:政治博弈、利益博弈、核心价值观的博弈。

政治博弈,上世纪90年代以前,冷战的时候,两大集团对峙,那是以制度博弈为核心。

当然利益博弈是永恒的,因为国家交往,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友谊。马克思主义认为离开利益就出丑,所以利益是永恒的。

再一个就是核心价值观的博弈,西方一个思潮出来,意识形态终结和文化思潮出来,那就意味着博弈的途径、方式在变化。我个人认为现在由政治博弈向以核心价值观的博弈转移。如果核心价值观不明确,你的价值坐标确立不了。那么你评价世界、解读世界就不清楚,你跟世界发生冲撞的可能性就很大。现在我们国家跟周边的矛盾越来越多,什么原因?昨天我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我说可能首先是成长的烦恼,什么叫成长的烦恼?中国在弱小的时候,它跟世界交往很少,这样跟别人碰撞的机会就很少。现在中国强大了,强大到足以影响世界的时候,既定的规则、秩序将以我们的崛起来改变。这一改变,大家都要适应,摩擦、适应、冲撞就会出现。所以首先是中国成长的烦恼,但是同时我还要说,不能不说与我们价值观有关系。因为核心价值观直接决定你的价值判断。你怎么处理国家关系,你以什么价值坐标去判断别人处理关系。

这个问题解决不好,那就意味着冲撞难免。所以从中国走向世界来讲,核心价值观极其重要。就我们社会来讲,核心价值观也同样重要。现在社会上出现了很多价值观,因为观念不同而冲撞的问题。现在很多人有空虚感,什么原因?就是我追求什么?我的价值追求不清晰,当然这里要把问题讲清,恐怕几个概念要首先说一下:价值、价值观、核心价值观。什么是价值?价值是得失、荣辱、善恶、应不应、该不该,反映的客体是对我们的意义和有用性。价值观,价值观是我们判断价值、对待价值、处理价值过程中持有的根本观点和方法。核心价值观,它是在整个价值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起决定作用的那部分。价值观是多元的,核心价值观是唯一的。

核心价值观作为意识形态,深刻地反映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之中,蕴含在政策、制度、法律、道德之内。核心价值观它的有关什么作用?它对我们的价值取向、价值目标、价值实践起引领作用。它对多元、多形的价值观起整合作用,它对我们的意志和力量起凝聚作用,它对我们的境界提升起奠基作用。失去核心价值观支撑的经济繁荣,一个时期可以,长期不行。因为核心价值观的缺失总是要反映在精神领域,导致精神危机,进而是社会危机。所以核心价值观非常重要,我们要关注核心价值观,研究核心价值观。

核心价值观的研究和完善是一个过程,正因为它的影响太巨大了,所以它不可能一蹴而就。我们看一下脉络,十六届六中全会提出核心价值体系,四个方面、五个要点: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以爱国精神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八荣八耻的荣辱观。核心价值体系可以说内含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创造和共产党的价值观,很丰富,但是由于表述太长,就普通大众来说,不容易记。那么就需要往前跨越一步,就是需要提出核心价值观。

我们现在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但是我们还要注意,现在十八大报告里面提出24个字,包括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等等。提出24个字,目前大家解读十八大,认定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觉得恐怕现在马上就把它认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够准确。有几个原因:一个是它是讲的倡导什么,然后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它不是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什么,就像核心价值体系的时候,很清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就是四个方面、五个要点。而这次不是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24个字,它是用这些核心价值要素来培育核心价值观,这个表述更准确。这就是在核心价值观建设过程中,这是一个阶段性的,指向很明晰,将来我们核心价值观怎么建设,从哪那里建设,为什么这么讲更科学?因为24个字,有的内容是我们的社会走向的追求,它不属于核心价值本身。

核心价值观很重要的,正因为它是影响多元价值观的,它一定是内核,内核的东西不会很多存在的。它一定是最重要、最本质的东西。西方的核心价值观非常凝练。早期是自由、平等、博爱。目前是民主、自由、人权。北欧增加了公正和互助。也就是说民主、自由、人权直接进入宪法,直接影响制度设计和权力运行,它有操作性,有相当的操作性,既存在精神层面的,它也存在我们社会运行层面的。

如果说把24个字直接定为核心价值观,显然它很难起到核心价值观的凝练、深厚的这种作用。所以这次十八大报告在这个问题上解决的非常好。既解决了我们的范畴,什么范围内在这里倡导过程中会培育出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同时也指引了方向,这个问题的研究是很长时间的。这一点我还要强调点,什么是社会主义?应该说我们现在特色社会主义,我们的理论,我们的旗帜,我们的道路,我们的制度是清楚的。但是真正把社会主义解决好,理论上和实践解决好,其实我们还有道路可走。

那么核心价值观它一定是依附于社会主义之上。社会主义在建设过程中,那么核心价值观它还有一个完善的过程。这次我们又特别强调在哪里?它提出来就非常重要,以前讲核心价值体系,现在明确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既指明了我们努力的方向,也点清了我们的重点在哪里。就是核心价值观必将是下一步我们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核心,也是提升我们的文明、我们的道德需要重点关注和建设的,以此来支撑和引领我们道德建设。

总体来讲,就像开头所讲的,十八大报告,内涵十分丰富,12个大问题,每个大问题都有非常多的文章可做,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五到十年的发展,纲领性文件,它肯定需要我们深入研究的东西很多。这绝不是某一个报告能够阐释清楚的。我这里仅仅想依照我认为我们的报告里切入点在哪里。精神、政治、思想,文化,讲了四个问题,回头来看,我更重要的是想阐明,我们把握十八大报告的精神,根本还是首先搞清楚十八大报告本身讲了什么,进而理解它的精神脉动,让我们看到字面看不到的东西,让我们去延伸开来,以它的思想引领指引我们的前进道路。

(作者系国防大学教研室副主任)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